Okkol

MY,MINE (唐川/石泓,谢晗。双重人格设定)

第四章
  “从前,有一个男孩。”
  “这个男孩从没见过父亲,他的母亲早早就去了国外 他一直一个人活在一所大房子里,由保姆照顾。”
   唐川默默接到:“这个男孩很喜欢数学。他不是喜欢数学本身,他喜欢的是数学带来的安全感,让他不会孤独,让他不会悲伤。”
  “本来这个男孩可以就这样不感到孤独,不感到悲伤的活下去的,可是……”
  “可是有一个混蛋。”唐川接到,他脸上是一种冰冷,好像对自己已经漠不关心。“这个混蛋仗着爱,仗着无知上伤害了这个男孩。”
  唐川的眼神突然变得火热:“可是这个混蛋他还是想要挽回。”
  谢晗自顾自的说下去:“那个人去了国外,男孩心死了。他不知道自己已经付出了爱,不知道自己已经伤碎了心。他对这些都没有概念,更不可能会想去挽回。唐川。
唐川,一切都晚了。你们注定要在一起。”
  “我们注定要在一起。”
  “唐川,我不是石泓。”
  “我知道,谢晗。不管到底是谁,我爱这具身体里的每一个灵魂。”
  谢晗突然笑了,他的笑声在狭小的牢房里带着回想。
  “怎么,唐川你不明白。我们不是一个人。所以我现在算你的新欢?”
  “不,是旧爱,你和石泓。”

后记:
  谢晗出现与保姆QJ石泓,他帮石泓承受这段痛苦记忆,留下阴影,成为以后作案根源。
  唐川跟石泓在一起的时候便隐约知道谢晗的存在。因为那时石泓时不时会性格不定。
  谢晗选择去美国留学是因为唐川。
  唐川以精神疾病提出申述,石泓进入精神病院。之后故事不详。
 

搞得我烟瘾犯了
有谁事只能讲给这种无人的角落。

MY,MINE (唐川/石泓,谢晗。双重人格设定)

第三章
  石泓爱上了陈婧,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。陈婧拥有一个女人该有的一切,温柔,体贴,她就是光。
  石泓愿为陈婧做一切。包括为她顶罪。他小心精密的设计一切,这是他最擅长的。
  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中,但出现了一个意外——唐川。这个始终在毁坏计划的人。可是石泓不明白的是,唐川破坏后的东西,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。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唐川。他躲着唐川。唐川不断的跟自己打电话,那很让人头疼。他不知道他还想挽回什么。爱情?至少是唐川一直在自己身上找寻的。但他心中根本没有这种东西。这种东西他不理解。他喜欢数学,因为数学是肯定的,绝对的,可以让人沉醉其中的,数学不会让自己孤独,也不只要一次会伤害自己,更不会让自己感到患得患失。
于是他选择离开了唐川。

  谢晗醒来后发现警察已经在屋子周围蹲守了。哈,石泓。谢晗暗地里嘲笑他。他永远只会逃避,只会让自己痛苦,只会沉默。
  我不一样。我会让自己快乐,让别人痛苦。
  谢晗在心里念着,唐川,唐川。接着,他被地下室是回音惊醒。不知什么时候,自己发出声念了唐川的名字。谢晗再笑,他再度用舌头勾勒出唐川的姓名,唐,川。感受这两个字让舌头与牙龈产生的摩擦。
  唐川。我们需要一场谈话不是吗。

  他有意让警察查到线索。唐川的电话,如约而至。
  “唐川,你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懂我的人。”
  唐川听到石泓的轻笑,他的想法慢慢的得到证实。他知道,他必须见这个人。他必须要搞清楚一切。只要这样,他才能释放自己的爱。

  石泓站在桥边,一阵阵凉风向他吹来,他身上的衣服不像他自己的。现在他们因海风而变得鼓鼓的,就像鸟类收起来的翅膀。石泓觉得生活混乱。
  他觉得嗓子堵堵的,他想要呕吐。
  他面对着大海,觉得对着海呕吐的事真是太操蛋了。
  于是他转过头,看到了唐川。他们四目相望。他们之间不存在言语。
  唐川
  唐川
  石泓大脑快要炸裂。他知道一切都不对,他隐隐已经清楚意识到自己的时间都缺口。
  他开了口,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颤抖的。
  “从国外回来了?”
  “石泓?”唐川用的是疑问句。
石泓的心马上沉了下去。他突然的疼痛起来,随即陷入了无尽的黑暗。他听到一个声音,这个声音从大脑中向他言语。
  “我叫谢晗。”

MY,MINE (唐川/石泓,谢晗。双重人格设定)

第二章
  谢晗不知道该如何定义自己。他心中有一股仇恨,他不知道这股仇恨从何而来,也不知道这股仇恨该向谁发泄,这股仇恨该如何,或在合时才能消除。
  他不在意别人的看法,他只想要自己快乐。他留学去美国学习心理学。他渐渐消失在这个世界上,他是有计划的,他虽然不能完全知道自己的计划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,但他没有一点犹豫,而是坚定不移的朝着这个计划前去。他从没有想过要隐藏自己的仇恨,他任凭这股仇恨冲出自己的身体,让这股仇恨面对整个世界。毁灭整个世界。
  第一次的时候很顺利。
  他将那个女人囚禁在地下室,他折磨她,同时,每天晚上,他会带给她一朵新鲜的还带着刺的玫瑰。他要让那个女人相信,这一切都是美好的。事实上也是的。
  当谢晗将刀叉进女人的脖颈,在缓慢的将肌肉组织划开,里面的鲜血争先恐后的跑出来,他以为自己已经释怀了。空气中血雾弥漫,他呼吸的时候,可以将女人的血吸进肺中,他们会完美的融合的,谢晗想。而且她永远不会离开他,随着每一次呼吸,都会说他对她的爱。
  谢晗以为可以结束的。但是没有。
  他心底里是不希望结束的,他明白他的仇恨永远不会消除,他知道自己就是为了承担这股仇恨才活着的。但他有不希望自己痛苦。
  谢晗决心要将这件事持续下去,让越来越多的爱涌入自己的呼吸。他闲下来的时候,他很喜欢一个人在地下室。不做什么,就是呼吸。他可以在这里感受到鲜活。血的味道,鲜花的味道,回忆和爱,他躺在地上,头脑中是那些女人的脸,有写已经模糊,有的已经和另一个混淆。他失去了时间。他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,对他来说,只有一个时间,捕猎的时间。他要让自己变为野兽。
  他以为事情就会如此走向结束。本该就要结束的,他心里期待的也就是这个结束。
  直到,来了一个新邻居。一个美丽的。终结。

MY,MINE (唐川/石泓,谢晗。双重人格设定)

第一章
  唐川第一次注意到石泓是在一次地理考试上。石泓在地理试卷上解四色问题。
  唐川一下子就爱上了他。
  是的,唐川一见钟情了一位同班的同种性别的人。
  这件事让唐川在此后的许多许多年之后还在不断的反问,又不断的确认这件事的正确性。但就在他这种不断中,答案也真的一点都没有变过。这让他有点苦笑不得,因为他身边的所有人,他的父母,他的朋友,他的同事,在他们身上他都没有看到过像自己一般的这么汹涌又不绵的爱。于是唐川将这种爱归功与石泓这个人。事实也是如此,唐川自问自答。
  在唐川确认自己一见钟情之后。甚至在还没有确认,只是在唐川“认识”石泓之后,他就开始不断的搜寻关于石泓的一切。
  不难理解,年少的唐川富有,聪明,开朗,高高在上,从未遇到过挫折。他想要的最终都是他的,从没出过差错。他搜寻关于石泓的一起。
  他一无所获。
  于是他开始近乎疯狂的接近石泓,但石泓永远都是静静的坐在座位上,低着头演算这那些连唐川都看不懂那些公式。这让唐川很挫败。他以前从没有过挫败。唐川觉得,对对于石泓,自己就想一个看不见的蚂蚁,没有动静,没有语言。也许,在石泓的世界里,就是没有语言的。他不需要语言,只需要数字,于是他遍舍弃了语言。这让他感到快乐。
  唐川从没觉得自己了解过石泓。他只知道,自己越“了解”石泓,越爱他。这种爱吓坏了唐川。爱这种东西,他没能在自己父母身上见过,但现在,它却突然降临再了自己身上。他有想过离开石泓,不再去见他,因为自己在不在他身边,看起来都没有区别。但他不能。他不能违背自己的心。
  他目不转睛的盯这石泓。他动用关系,在老师那儿寻求石泓的资料。可是除了一些考试成绩以外什么都没有。唐川不是个容易放弃的人。他开始用数学跟石泓交流。这应该是成功的吧。
   至少我现在可以坐在他旁边,唐川想。他们现在连一句话都还没有说。唐川在等一个机会,而这个机会马上来了。
  石泓从来不想引人注目。但人这种东西,只要存在在一个集体中,无论他多么渺小,他还是会有“出彩”的时候。
  石泓不知道自己如何惹怒了那两个人,他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班的。他只是不小心撞到了他们,然后他的脸上就挨了一拳。他被拖去了厕所。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拳头。但石泓感觉不到痛。他就默默躺在地上,手都没有遮挡一下。打人的人感到很无趣。但这一切都是唐川的机会。
  唐川不是那种只会读书的书呆子。他迅速的将那两个人打得连连低头道歉。唐川将石泓从地上扯起来,用力的,将他的脸对这自己。他说:“石泓,我喜欢你。”石泓面无表情。唐川看着石泓,他将石泓的脖子捏在自己的手里,用力去感受,石泓确实是有血脉在跳动的东西 而不是一场梦。自己的爱确实是有对象的,而不是缥缈的一阵风。唐川那么用力,让石泓不断咳嗽,混着血,那么脆弱,易碎,而这样的东西,这么好的大脑,现在就在自己的控制中。唐川一下子觉得很满足。他不可控的吻上了石泓,柔软的,混着血的嘴唇,乖顺的,不反抗的石泓。
  石泓从不引人注目,但唐川不是。唐川用一种不容拒绝,近乎残忍的方式将石泓带到了大家眼前。
  所以的人都知道唐川和石泓好上了。在剩下的高中时光,唐川理所当然的和石泓成双成对。那是一段这么美好的时光。唐川欣喜的但不表露的看见石泓开始和自己讲话,并且越来越多。唐川成了石泓的支柱,而这一切都是唐川自己争取来的。而到快要毕业的石泓,唐川已经分不清楚是自己依赖石泓多还是石泓依赖自己多。但唐川却清楚一件事,那就是石泓并不是完整的。于是石泓不可能是爱自己的。
 

“石泓”唐川斟酌这词句说,“我要出国留学了,你要陪我一起吗。”唐川期待回答。
  但唐川没有得到回答,他只看到了石泓的表情。
  他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眼神,这让他以后一辈子都在努力不再让这种表情不再出现在石泓脸上。
  那张脸说不上是伤心,或是难过,是一张平静的,没有任何波澜的脸。这张脸跟平时没有什么差别。他只是嘴角翘了翘,眼睛没有任何情感的看着唐川,问他:“你要留学去哪儿呢?”连滴泪都没有。
  唐川那个时候,从没有想过石泓不会是自己的可能。他听了石泓的回答,理所当然认为答案是“是”。他觉得,自己努力得来的东西,自己这么爱的,珍惜的东西就该是自己的。不会有第二种可能。于是他没有理会或者叫没有发现石泓比平常相比沉默了一点点。他兴奋的跟石泓谈论去哪所学校,他与他去美国后可以去哪儿玩,可以有什么成就。
  然后,第二天。
  石泓再也没有出现。从此以后,也没有出现。


  我拙劣的文笔啊,写着写着就想向意识流拐,改文的时候又拐回来。我知道很奇怪,但谁叫我喜欢石泓,唐川,谢晗呢。嗯。

 

你说生活。。。。